大崩盤的元兇 – 搭便車的投資者

 

最近在國外網站看到了這篇觀點很有趣的文章,翻譯整理一下給大家瞧瞧,看腦袋會不會繃出什麼新火花 XD

 


搭便車是經濟學和整個社會中最古老的問題之一。簡而言之,搭便車描述了一種情況,其中一方在不付出任何經濟利益的情況下就受益的經濟狀況。

最好的例子是大象身上的寄生蟲。寄生蟲會吸食大象的血液以求生存,但對大象的健康無濟於事。

大象身上的寄生蟲一開始沒有太大的無害,但是時間久了寄生蟲到達到一的量後,寄生蟲開始減弱宿主大象的身體。最終,當有過多的寄生蟲時,大象就被寄生蟲殺死了,之後,寄生蟲因為宿主的死亡也更著死了。這是短期利益與長期可持續性的問題。寄生蟲只考慮短期。

實際上,搭便車問題幾乎出現在人類的所有形式中。要維持生態系統正常的訣竅是將免費乘車者減至最少,以免他們壓倒所提供的服務。

然而,還有另一個寄生蟲問題影響著市場,便是「主動投資者」與「被動投資者」的問題。

活躍的投資者是指對其投資進行原始研究和盡職調查,或者依靠自己進行研究的投資顧問或共同基金。活躍的投資者下注並冒險,是證券市場價格發現的命脈。

活躍的投資者可能賺錢也可能虧錢 (通常是兩者兼有),但無論如何,活躍的投資者在嘗試賺錢的同時為市場做出了貢獻。

反之,被動投資者是一種寄生蟲的態樣。被動投資者只需購買指數基金,坐下來即可欣賞演出。由於市場大多上漲,被動投資者坐享其成,對價格發現毫無貢獻

先鋒集團已故的傑克·博格(Jack Bogle)吹捧了被動投資的好處。Bogle堅持認為,被動式投資要優於主動式投資,因為收費較低,而且因為主動式管理者不能“擊敗市場”。Bogle敦促投資者購買和持有被動式基金,而不必理會市場的漲跌。

Bogle建議的問題在於這是一種寄生策略,直到無效為止

在大多數共同基金和資產管理業都是主動投資者的世界裡,被動投資者可以做得很好。被動投資者在享受主動投資者提供的價格發現,流動性和方向性推動力時支付較低的費用。

被動投資者可以像在大象身上的寄生蟲一樣,自由地依靠主動投資者的辛勤工作。

當被動投資者超過主動投資者時會發生什麼?

大象開始死亡。

自2009年以來,被動策略基金增加了超過2.5萬億美元的股權投資,而主動策略基金則撤出了超過2.0萬億美元。

從事研究並增加市場流動性和價格發現的活躍投資者的數量正在減少。而隨意乘坐該系統而對價格發現無動於衷的被動投資者正在迅速擴大。寄生蟲開始淹沒大象。

如果市場以泡沫的形式飆升,那麼活躍的投資者可能會獲利並退場觀望。無論哪種方式,都是積極的投資者阻止了向上或向下失控的行為。

活躍的投資者扮演著類似於舊的紐約證券交易所專家的角色,該專家被期望在人群想要購買時賣出,而在人群想要賣出時買入,以維持平衡的訂單量並使市場保持平穩。

被動的投資者目前可能正在享受免費乘車服務,但是下次市場崩潰時,他們可能會發現「原來大象也會死!」

當市場下跌時,被動基金經理將被迫出售股票以追踪指數。這種拋售將迫使市場進一步下跌,並迫使被動管理者進行更多拋售。這種動態將助長自身並加速市場崩潰。

就算被動投資者將尋求主動投資者加緊購買股市停止持續賣盤下跌,但問題在於,屆時已經沒有足夠的主動投資者來有所作為。市場崩潰可能就像一輛沒有剎車的失控火車。

 

有一天,大象會死。

 


評語

在自然界中要維持一個生態永續,系統的平衡與循環是必然要維持住的,一直以來,我從來不認為ETF或共同基金哪個一定比較好,各有功能各有利弊,只有選擇沒有對錯,主動也好被動也罷,一旦有極度的偏頗,對於整個市場都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世界很大很複雜,人性有時貪婪有時恐懼,要把投資搞好,絕對不是把一件事做好就可以,也絕對不會是只有費用高低這種加減乘除的問題而已,小黑一直提倡的是理財自主性,不要被不正確的訊息誤導,瞭解自己的屬性,瞭解市場的運作,找到適合的工具,才是一個健康的投資方向,願獲利 與你同在。

 


原文作者:
James G. Rickards  美國律師經濟學家和投資銀行家在華爾街的工作已35年的經驗。1998年時擔任美聯儲拯救長期資本管理(LTCM) 的首席談判代表。客戶包括機構投資者和政府部門,並定期在《金融時報》,《紐約晚報》上刊登文章。曾擔任美國情報界和五角大樓國防部長辦公室的資本市場顧問。

資料來源:dailyreckoning.com

(本網站所述之任何內容均不構成對金融商品的投資邀約,也不構成對於任何證券的買賣或進行任何交易的投資建議。投資一定有風險、基金有賺有賠、申購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